一切为了“活下去”!一年还债47亿王中军今年还能拯救华谊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昨天,传媒股票大涨,而华谊兄弟只涨了0.3%。股价是一个公司最真实的反应,对于股价处于七年以来最低位、市值也剩下不到一百亿的华谊,投资者仿佛失去了信心。

近期,王中军在接受采访时透露,2018年是他个人最困难的一年,2019年则是公司最困难的一年,2019年,他们还各种债、各种贷一共47亿。

或许他低估了市场的困难,或许他又高估了友情。

2019年,华谊兄弟陷入严重的危机,王中军不得不从幕后走到台前重新回归一线。为了公司,这个曾经被马云称为“最懒的董事长”终于开始丢下画笔重新面对公司的经营,为了解决华谊的债务问题,去年的一年他卖了很多东西,包括自己收藏的很多名画,最夸张的时候曾经嘉德夜场拍卖一半的画作都是从他这里流出的。

曾经有人问过他,说中军你现在怎么开始卖画了,他的回答是,为了公司安全我一切都可以卖掉。

认知往往是有偏差的。

面对镜头他还甚至念了一串长长的名单,这里面有曹国伟、马云、卢志强、史玉柱、陈义红、王玉锁、虞锋、柳传志、胡葆森、陈东升……

当主持人问解决公司流动性是否还得靠电影的时候,王中军很干脆地甩出了三个字——“卖资产”。正如王中军说的那样,2018年是他个人最困难的一年,2019年则是公司最困难的一年。

根据近期的财报显示,王中军质押股票数为5.72亿股,占其所持有比例的90.9%;王中磊质押1.6亿股,占其所持有比例的95.27%。过去的两年,华谊兄弟股价断崖式下跌,每跌一次市场关于兄弟二人爆仓的传闻就多一层。为了解决质押问题,王中军想了很多办法,包括去借钱。

今年一年对于华谊来说至关重要,一方面是它必须要扭亏为盈,另一方面疫情的影响又让华谊兄弟的处境雪上加霜。

今年,华谊已经是华谊“保壳”最重要的一年。疫情的冲击对于电影市场的打击都是巨大的,对于华谊来说未来难言乐观。即使王中军觉得华谊兄弟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翻阅华谊兄弟财报,不难发现王中军、王中磊兄弟二人的股票质押率常年处于高位。

慎始如终,内防反弹防控工作决不能放松。越到关键关头,越不能有麻痹思想、厌战情绪、侥幸心理、松劲心态,要稳扎稳打、善始善终,防控疫情要强调再强调、坚持再坚持,始终保持警惕、严密防范,尤其要加大对无症状感染者管理工作力度,继续抓紧抓实抓细各项防控工作,精准落实到复工复产和社会生活各方面,坚决防止出现疫情反弹,不夺取最后的胜利决不轻言成功。同时,进一步加快复工复产,不仅关乎全国的发展大局,也有利于为全球生产“停摆”后的恢复做好提前量。为此,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增强紧迫感,因地制宜、因时制宜优化完善疫情防控举措,千方百计创造有利于复工复产的条件,不失时机畅通产业循环、市场循环、经济社会循环。要加大复工复产政策落实力度,加强对困难行业和中小微企业扶持,着力扩大国内需求,有序推动各类商场、市场复工复市,统筹抓好改革发展稳定各项工作,奋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

他在回忆起这一段的时候说:“2019年春节档的空档使得公司少了很大一块收入,我认为这个对于一个影视公司来说是致命的”。

2018年,万科董事长郁亮曾高喊“活下去”,现在王中军接过了郁亮的大旗,现在华谊兄弟要活下去!

在对于小镇的建设上,他说中国要做迪士尼没有几十年是不行的,前几年我们都太过狂妄,当时华谊才做到一百亿美金市值的时候,就觉得快要成了。五年时间,沧海变桑田。

他说,马云等人能够借钱给他,就说明相信他一定能够再次崛起。且这些人借钱给他一定不是为了商业,而是个人友情。

他认为,华谊困难的导火索是2018年末冯小刚电影的撤档,这让华谊兄弟春节档空档。

如果早有这样的认知,华谊兄弟或许不会走到今天。对于公司困难,王中军分析到:“冯小刚那部电影压在那里导致投资也压在那里,三四月又有二十二亿的公司债到期,当时有很多财经媒体认为我们还不了这个债,但最后我还是非常努力的还了这笔债务……”

他透露,为了解决爆仓、银行欠款问题,当时他个人一年还了十多个亿。就是说光在市场上补仓,就耗掉了十几亿的现金,这对于他个人来说压力可想而知。不过,他也认为一切困难都会过去。

勠力同心抗疫情,越是艰难越向前。在全国上下和广大人民群众共同努力下,当前我国疫情防控阶段性成效进一步巩固,复工复产取得重要进展,经济社会运行秩序加快恢复,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取得积极成效。但是,境外疫情正在加剧蔓延,我国面临境外疫情输入风险大幅增加。为此,各地要坚持底线思维,既要把疫情防控网扎得更密更牢,堵住所有可能导致疫情反弹的漏洞,也要把严防境外疫情输入作为当前乃至较长一段时间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增强防控措施的针对性和实效性,筑起应对境外疫情输入风险的坚固防线,绝不能出现任何漏洞。

华谊究竟准备好了没?这是市场最关心的问题。

尽管王中军还憧憬着未来能够成为迪士尼。

在我看来,债务问题不是华谊全部的问题,王中军似乎没有意识到2015年对于冯小刚、郑恺等人那两笔数十亿的收购,又或许他刻意在回避这个问题,但横在华谊财务报表上那19.47亿的商誉始终是绕不开的大山。

当一切矛盾综合起来的时候,流动性带来的困难最终会传导到公司层面上去。

筑牢防线,外防输入防控工作决不能放松。截至北京时间4月8日6时左右,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超140万例,波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可见,现在疫情防控的重要关口和主战场发生了变化,境外疫情输入风险增大,如果防控不力,境内疫情防控就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就会给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带来严重损害。一方面,要加强上下衔接、左右联动,完善数据共享、信息通报和入境人员核查机制,确保航空运输、口岸检疫、目的地送达、社区防控无缝对接、形成闭环,织密境外疫情输入“防控网”。要严格落实对所有入境人员都实施14天集中隔离的要求,最大限度减少境外输入关联本地病例。另一方面,要深入开展疫情防控国际合作,积极为国际防疫合作贡献力量,特别是要加强同有关国家特别是疫情高发国家在溯源、药物、疫苗、检测等方面的科研合作,共享科研数据和信息,共同研究提出应对策略,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智慧和力量。

“危和机总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机。”随着境外疫情加速扩散蔓延,国际经贸活动受到严重影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挑战,同时也给我国加快科技发展、推动产业优化升级带来新的机遇。我们要准确把握国内外疫情防控和经济形势的阶段性变化,因时因势调整工作着力点和应对举措,力争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确保实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目标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