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或率先为12英寸MacBook引入ARM处理器

知名爆料人 Fudge(@choco_bit)今日在 Twitter 上表示,苹果或很快推出使用 ARM 处理器的 Mac 产品线。 此外他与网友探讨了有关新机的一些细节想法,包括应用程序、Boot Camp 和其它功能将受到怎样的影响。报道称苹果多年来一直在稳步推进 ARM 版 Mac,相关爆料可追溯到 2016 年的 MacBook Pro 机型中内嵌的 T1 协处理器(后继续升级到 T2)。

T 系列协处理器芯片正是 苹果 基于 ARM 架构自行设计,主要负责重要的安全性和控制器管理功能。在 MacBook 向 ARM 处理器转型的时候,想必也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蜀“故徼”。秦灭楚,是从向西南的进取开始的。惠王后元九年(公元前316年),秦灭蜀、苴、巴,在今四川、重庆一带置蜀、巴两郡。蜀郡西南,还有羌、笮等多支少数民族存在,秦利用蜀国旧徼,重新构筑了边境线,在《汉书·枚乘传》中,这条线叫作“羌筰之塞”,其位置当严道(今四川荥经)南侧,大致以沫水(大渡河)为界,向东至少到达僰道(今四川宜宾)。“羌筰之塞”扼守着蜀郡通往西南的交通要道(此道经今雅安、西昌可到达云南,是后来西南丝绸之路的主线之一)。在维持了二、三十年后,昭王二十二年(公元前285年),蜀守张若又越过这条边界,“取笮及江南地”(《华阳国志·蜀志》),笮指严道以南今雅安、凉山州一带;“江南地”为江水(岷江)以南,即今乐山、宜宾南侧,都在四川南部。统一六国后,秦继续南进,既修筑五尺道,又置吏管理,最远可到今云南滇池附近。汉初,南、北边境线收缩,除了北方退回秦—赵“故塞”,南方也回撤到蜀郡南侧的这条边线,如《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庄蹻)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十余岁,秦灭。及汉兴,皆弃此国而开蜀故徼。”以上过程说明,从张若取笮及“江南地”一直到秦末的近80年间,随着秦政治版图的南扩,蜀郡南侧的边界线,也曾成为“故徼”。

本报讯(记者 叶婉)北京青年报记者6月26日获悉,今年以来,北京警方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毒品治理工作,有力提升了发现、打击毒品违法犯罪活动能力水平。5月份以来,全市共破获毒品案件80余起、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100余名、查获吸毒人员460余名、缴获各类毒品近22公斤。

新型合成毒品、新精神活性物质增长迅速,大麻巧克力、“蓝精灵”“开心水”等新类型毒品增多,一些娱乐场所和特定群体滥用情况突出,社会危害性大。境内外犯罪团伙勾连问题凸显。一些贩毒团伙通过海运、国际快递、人体携带等方式将毒品走私至境内,再由境内的团伙组织分别实施运输、分销、保管毒资等行为,犯罪呈链条化。

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0年5月,全国检察机关对重大毒品犯罪案件提前介入1885件。监督公安机关立案1591件1719人。纠正公安机关漏捕1566人,纠正后起诉1918人,其中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的452人。

陈国庆介绍,最高检严把事实审查关,依法正确行使起诉裁量权,防止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案件“带病”进入审判程序。

此外苹果在努力通过 Mac Catalyst 项目来实现 iOS 和 macOS 之间的统一。即便最终并不合并,但苹果也会允许开发者实现可在所有平台上运行的通用型应用程序。

张弼士出现在《美国历史杂志》封面的时代背景是:1915年5月3日,以张弼士为团长的中华游美实业团一行乘船抵达旧金山,对美国展开为期两个月的参观考察,先后游历洛杉矶、芝加哥、匹兹堡、费城、纽约、波士顿、布法罗等27个城市,参观工厂、农场、学校和行政机关等单位共计108处,全程陪同人员有美国外交部、商部、工部和全国商会联合会派出的代表。5月26日中午,张弼士率领的中华游美实业团受到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在白宫接见。当天下午,美国国务卿勃拉恩及夫人在其官邸为中华游美实业团举办了一场园游会。

《中华游美实业团来了》属于述评,文章认为:“1915年5月中华游美实业团对美国的访问,将载入我们的政治史册和商业史册。”在中美关系史上,这次交流活动的持续时间之长、考察范围之广、参加人数之多、接待规格之高、社会影响之大,堪称空前。

这当中,海淀公安分局通过深挖扩线,先后打掉3个吸贩毒团伙,抓获涉毒违法犯罪人员21人;朝阳公安分局通过集中行动,先后打掉2个吸贩毒团伙,抓获涉毒违法犯罪人员7人;与此同时,东城、顺义公安分局也各打掉1个在京吸贩毒团伙,共抓获涉毒违法犯罪人员7人。

陈国庆表示,检察机关不断加强立案监督和侦查活动监督,及时追捕追诉漏罪漏犯,引导公安机关全面收集完善证据。加强审判监督,对一批判决确有错误的案件依法提出抗诉。

从办案情况来看,当前毒品犯罪案件呈现“互联网+物流”的制贩毒活动更加突出、新型毒品不断翻新、境内外犯罪团伙勾连问题凸显等突出特点。毒品犯罪案件总量仍在高位徘徊,全国毒情形势依然严峻。

文/本报记者 孟亚旭

毒品犯罪呈“互联网+物流”特点

破获毒品案件80余起

《美国历史杂志》由美国国家历史学会创办,编辑部设在纽约第四十二街。虽是历史杂志,但也关注“正在发生的历史”,于是,1915年《美国历史杂志》第九卷第二期的主要内容便是《中华游美实业团来了》《“中国的摩根”谈中日关系》《中华游美实业团在华盛顿》等新闻报道。

此外有迹象表明,苹果正在开发基于 A14x 的 ARM 处理器。其具有 8~12 个核心,专为 Mac 计算设备而设计。若爆料靠谱,那新款 ARM MacBook 或兼顾轻薄便携和强大的性能体验。

其外形或于已淘汰的 12 英寸 MacBook 相当,但 Fudge 尚不确定苹果是否会对其设计进行更改。另有传闻称苹果或为其提供某种形式的蜂窝网络连接支持(比如 5G)。

防止案件“带病”进入审判程序

据悉,犯罪分子通过互联网购买、销售毒品和制毒物品,通过网上物色运毒“马仔”或物流进行寄递,再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甚至虚拟货币支付毒资,实现人货分离、人钱分离、钱货分离,打击难度增大。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利用物流快递寄递运输毒品犯罪案件增长较快。

三款处理器中至少有一款比 iPhone / iPad 中使用的 A 系列芯片要快得多,而首批 Mac 处理器的 12 核心中包含了 8 个高性能 + 4 个节能内核,且苹果还在开发基于未来 3nm 工艺的 A15 芯片(或用于二代 ARM Mac)。

2019年至2020年5月,全国检察机关共批捕毒品犯罪108663人,占全部刑事案件的8.47%,同比下降29.84%;起诉毒品犯罪143294人,占全部刑事案件的6.13%,同比下降21.31%。

纠正公安机关移送起诉遗漏罪行4710人次,纠正遗漏同案犯1605人,其中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的301人。对侦查活动提出书面纠正意见3440件,已纠正2680件。

2019年至2020年5月,全国检察机关对毒品犯罪案件提出二审和再审抗诉662件,已改判305件,发回重审101件。经检察机关抗诉,对302人改判后加重了刑罚,对76人改判后减轻了刑罚,对5人由无罪改判有罪。检察长列席审判委员会,讨论重大疑难复杂抗诉案件65件。对审判活动提出书面纠正意见541件,已纠正460件。

《中华游美实业团在华盛顿》属于特写,描述了中华游美实业团与美国实业界在华盛顿的交流活动,包括5月28日晚由美国南方商会在大学俱乐部举行的饯行宴,美国国务卿勃拉恩、中国驻美公使夏偕复出席并致辞,中华游美实业团团长张弼士致答谢词表示:“巴拿马运河既已开通,则商务之潮流,将随之而东转。中美适当太平洋之东西两岸,乘此机会,直接联络,以企图两国营业之扩张,时不可失。”

鉴于 英特尔 近年来的芯片升级发布周期已经被严重拖延和打乱,苹果显然可以通过凭借自研芯片而追上内部的时间表,甚至在某些技术和增强功能上超越了英特尔。

(作者:史党社,系西北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攻关项目“秦统一及其历史意义再研究”〔14ZDB028〕子课题“秦国的崛起与秦的统一”阶段性成果)

总之,新公布秦简中的“故塞”与“故徼”资料,既可帮助今人认识历史,了解秦帝国建立的具体进程,也可以加深对长城这个重要的世界文化遗产的理解。在其他方面,这些简牍也有重要价值,例如可以从中了解秦在南方对少数民族治理的细节,探讨秦亡的原因;对旧有文献和较早的云梦秦简、张家山汉简的某些内容,也可据之重加审视,做出新的解释。

最后,苹果或于 6 月 22 日在线上举行的 WWDC 2020 开发者大会上公布更多细节。

《“中国的摩根”谈中日关系》是对张弼士的专访。张弼士被誉为“中国的摩根”,可能因为他是“中国首富”,而且此次访美推进了与美国实业界合办中美银行和中美轮船公司的计划。专访张弼士的记者在导语写道:“当我向正在我国访问的杰出的东方商业领袖张弼士先生请教应如何解读中国时局时,他强调了两点:一是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正在日本扩张的压力下匍匐前行,二是当前正是美国在远东获得贸易和影响力的机会。”

此外,北京警方依托“禁毒队+派出所”联动打击模式,集中端掉一批零包吸贩毒团伙,形成了强有力的震慑。

秦简中出现的“故塞”与“故徼”,印证了传世文献的相关记载。这不但反映了战国秦汉间政治形势的变化,还揭示了一个重要的历史事实,那就是“塞”“徼”分异。秦汉以后,文献与简牍中虽“塞”“徼”并见,都具有边界的意义,有时可以互换,但用法实有区别:“塞”多用于指代北方地区的长城;“徼”则多与南方、西南边徼有关,在“二十五史”以及史地著作如《华阳国志》《水经注》中,都是如此。造成这个情况的初始原因,自然是南北方“塞”“徼”形态的实际差异。

最高检党组成员、副检察长陈国庆指出,检察机关批捕起诉毒品犯罪案件数量均有下降,禁毒工作稳中有进、趋势向好、成效显现,毒品犯罪高发势头得到有效遏制。

彭博社表示,苹果正在开发至少三款基于 5nm 工艺的 Mac 用 A14 芯片(用于即将发布的 iPhone 12 系列智能机),但有传闻暗示该公司的最终目标是在整个 Mac 家族中使用基于 ARM 的定制芯片。

2019年至2020年5月,全国检察机关共不批准逮捕15005人,其中证据不足的12330人,不构成犯罪的540人,调查后排除非法证据的58人次。共不起诉3444人,其中因证据不足不起诉2422人,没有犯罪事实72人,排除非法证据31人次。

在《史记》等文献中,也有“故塞”“故徼”,指的也是旧有的塞徼。对比里耶与岳麓秦简,可知“故塞”“故徼”由秦而起后人因之,是由于战国晚期以降秦向不同方向拓地形成的。秦汉时期的“故塞”与“故徼”,除了南郡东侧的“东故徼”,可以证实的至少还有以下两处。

北方之“塞”,经常所指就是长城,以连绵的土石墙体为主要形式,战国以后大量流行。在更早的时期,诸侯间领土并不完全紧邻,国与国之间经常还有大片的隙地,比邻国家的要害之处,仅设有关塞或城邑,长城就是从这些关塞或城邑演变而来的,是后二者功能的扩大,连名称都有延续性;在无长城之处,关塞或城邑是继续存在的。其实长城作为一个防御、预警系统,并不都以土石为之,如《汉书·匈奴传》记载,汉、匈间之“塞”,“非皆以土垣也,或因山岩石,木柴僵落(用木桩做成的防护区),溪谷水门”。

南方、西南流行之“徼”,曹魏张揖解释说:“徼,塞也,以木栅、水为蛮夷界。”(《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之《索隐》引)张说不但道出了“塞”“徼”一义,也指出了西南地区以木栅、河流为“徼”的事实。这点也可得张家山汉简的证明,如张家山汉简404说:“乘徼,亡人道其署出入,弗觉,罚金□□。”逃亡者既可自“徼”的不同区段“出入”,推测“徼”应非高耸连绵的长城,而是容易穿越的木栅、水流之类。由此想开去,云梦秦简、张家山汉简中所说之“徼”,所指可能并非北方长城类型的边境线。还有一点,南方之“徼”,形态虽与北方长城差异甚大,但在要害处也不排斥关塞的存在(例如汉代的旄牛徼),张家山汉简中有“边关、徼”数次出现,都是“关”“徼”并见,反映的就是这个情况,此又与北方地区类似。同时,如上文所引,北方的长城系统也不排除木栅、河流的形式。大略说来,“塞”“徼”有北南之分,无论从实际形式还是文献表述都是如此,这个情况延续了两千多年。由于边徼的形态差异,北方至今仍有多处长城赫然耸立,南方之“徼”则基本泯灭不见。

秦—赵“故塞”。至迟从春秋时期开始,中原北侧的“胡”系游牧族群(例如林胡、东胡、匈奴)兴起,给中原北方的秦、赵、燕三国形成很大威胁,三国在向北拓土之后,都修筑长城以保卫之。其中燕长城从上谷一直延伸到辽东;赵长城从代绵延至阴山下,又越过黄河向东南行,止于今内蒙古准格尔旗、陕西府谷一带,保卫着赵西北边境的云中、九原等郡。秦在昭王三十五年(公元前272年)灭义渠后,在陇西、北地、上郡的北侧也修筑长城防备匈奴。这条长城从陇西郡之狄道(今甘肃临洮)附近向东北通向上郡,与黄河南侧今内蒙古准格尔旗附近的赵长城相接。在秦始皇十三年(公元前234年)左右秦取赵之云中、九原之后,河套一带的赵长城又成秦之边界。秦始皇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蒙恬将众斥逐匈奴、“略取河南地”(《史记·秦始皇本纪》),在阳山(今阴山一部分)等地新筑长城,并利用了赵、燕两国旧有的长城,构成了上文所说的“万里长城”。随着边界的北扩,昭王长城与赵长城遂处秦境之内,被称为“故塞”。秦末,北部边境回缩,这条长城重新成为边界,《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十余年而蒙恬死,诸侯畔秦,中国扰乱,诸秦所徙适戍边者皆复去,于是匈奴得宽,复稍度河南与中国界于故塞。”汉初的张家山汉简也证明,一直到西汉初年,中原王朝一直没有放弃对云中、九原等西北边地的守御,所依赖的正是秦—赵“故塞”。直到汉武帝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卫青逐匈奴出“河南地”,“故塞”才重新失去边界作用。这条“故塞”的许多地段,至今依然存在。

Fudge 概述了苹果将如何使用 T1、T2 芯片和软件来一统自家的计算设备,不过其中最有趣的部分,就是该公司下一步打算如何行动。

Fudge 援引供应链消息称,苹果或打算重启已被停产的 12 英寸 MacBook 产品线,并在引入 ARM 芯片的同时重振蝴式键盘,传闻称苹果内部仍在努力完善被用户疯狂吐槽的这种不够耐用的产品。

就在中华游美实业团出访美国的1915年,美国为庆祝巴拿马运河的开通而举办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旧金山世博会)。在这次博览会上,烟台张裕葡萄酿酒公司参展的可雅白兰地、红玫瑰红葡萄酒、雷司令白葡萄酒和琼瑶浆味美思荣获甲等大奖章。1915年7月1日晚,即将返国张弼士携中华游美实业团团员在旧金山举行答谢宴会,特意选用张裕佳酿招待加州州长、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总经理、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中国参与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监督等中美各界人士,当时有报道称:“宴会时所饮之酒,为张振勋(字弼士)在烟台开设之酿酒厂所制酿者。自制酿至今,已历有二十年。前由中国带美,现尚存二箱,即预备为是夕宴会之用者。此为宴会之一大特色者,亦即团员游美最佳之余兴也。”(陈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