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台积电股价暴涨539%多亏了5G

1月1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作为全球最大的代工芯片制造商,台积电(TSMC)被视为全球科技需求的代表,随着5G技术迈向2020年,投资者对5G网络和设备的推出前景感到乐观。

图1:台积电联席首席执行官刘德音

面对记者,山东某高校“三跨”考生小周敞开了心扉,“跑到外省去,担心基础太薄弱,又担心没有‘靠谱的资料’;担心那些本学校本专业的考生比自己有优势,还担心报考人数太多,竞争太激烈,自己能不能排上名。”这种心态,既是“三跨”考生查漏补缺的动力,也容易成为自我怀疑的源头,从而拖了复习、考研的后腿。正如中国考研网提醒考生的这句话,“不管他们的初衷如何,选择跨专业考研的人都是充满挑战意识的。”

TrendForce分析师克里斯·许(Chris Hsu)表示,芯片需求目前主要来自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等传统设备。他说,云计算操作和数据中心处理等高性能计算增加了需求。除此之外,开发者还希望在联网设备、“智能”监控设备和自动驾驶汽车上使用处理器。

就此问题,记者采访了几所高校的相关负责人,得到的答复大同小异:对于“三跨”考生而言,他们可能对原先的专业和学校都很不满意,于是决心要开辟新天地,选择跨专业、跨校乃至跨省报考。但这种模式备考的工作量和难度最大,不仅面临着大量陌生的专业课程,而且存在着复习资源短缺、信息渠道偏弱、考研成本偏高、心态波动大、容易产生自我怀疑等各种不利因素。

强调“兴趣与实用”: 当下热点专业成最大跨考目标

近几年新行业不断涌现,新兴领域是否吸引了更多的跨专业考研学生?对于这个问题,刘泽东有着自己的看法。

于是,每天三点一线,“教室、食堂、宿舍”的超级“苦行僧模式”成为每一位“跨考生”的“标配”。

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在领导公司31年后,于2018年6月退休。1987年,张忠谋创办了这家公司。在他的整个任期内,他管理台积电的方式被分析人士称为“明智的保守主义”。

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副总裁分析师Samuel Wang表示,台积电最初采用的是客户认可的纯代工业务模式,公司管理层知道如何管理风险。

“其实我们有很多担心的问题。”

专家认为,“三跨”考生面对的一个“硬伤”,也是最大障碍就是专业基础问题。某些考生“跨考”的专业和本科所学专业差距较大,比如由基础学科跨到应用学科,由一般学科跨到交叉学科,由文科专业跨向经管专业等等,都会让“跨考生”面临着巨大挑战——在一两年内,考生需要在学习本专业,顺利毕业的同时,学习好跨专业本科阶段的课程,还要准备考研公共科目,可谓“时间紧、任务重”。

河南省某二本院校的一位“三跨”考生于今年4月份在考研网站上分享了自己在“跨考”前的“痛苦”:“生物、化学、材料等相关专业基本上是每年考研率最高的专业,尤其是生物。我是其中的‘幸运儿’,却并不喜欢自己的专业。每天的基本情况就是,一方面要跟着老师的节奏上课;另一方面看着自己的专业,却无法对本专业产生浓厚的兴趣。因此整个大学期间的学业成绩都不理想。源于专业影响,我们系每年的考研率在学校专业中比较高,但我自己却丝毫没有本专业考研的想法,当初想的是直接毕业出来工作就好了,考本专业硕士的话即使考上也铁定会痛苦。”

每年动辄数以百万计的“跨考生”,其流向的热门专业也有规律可循。根据“中国教育在线”统计的数据,跨专业考研的十大热门专业为新闻传播学、行政管理、市场营销、工商管理、会计学、旅游管理、金融学、教育管理、社会工作和城市规划。

放弃熟悉的领域转战不熟悉的专业是需要勇气的,但现实却表明,这种“转战”正为越来越多的考生所接受。近日,腾讯网披露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有接近半数的考研人选择了“三跨”。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跨考”?又面临着哪些难题?那些“跨考”成功的“过来人”,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缺乏专业基础: 三点一线练就“苦行僧模式”

图为老师正在用仿真娃娃进行教学。郝学娟 摄

“三跨”考生能否梦圆?他们有多大的成功率?山东理工大学研究生招生办主任张伟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成功率因人而异,如果考研报考的是自己经过系统了解后,选择自己真正喜欢的专业,只要能坚持下去成功率还是非常高的。

“学前教育专业应该是具备科学保教经验与扎实理论的专业,而不是停留在传统意义上认为的幼儿老师只会看孩子。”郑雯说,仿真婴幼儿的使用,可以增强学生的实践能力,让学生带着“工作经验”毕业。(完)

台积电股价2019年上涨了53.9%,收于新台币331元(合11.06美元)。该公司的市值已升至2875.1亿美元,与竞争对手三星2887.2亿美元的市值相当。市场研究公司TrendForce的数据显示,台积电和三星是全球半导体行业最大的两家公司,分别拥有约50%和18%的市场份额。

分析师们表示,台积电市值的不断增长,也反映出在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多的设备需要订购微处理器。TrendForce的数据显示,2020年半导体行业的规模将达到700亿美元,创下5年来的新高。

“对于不喜欢的专业,即使考上了硕士也是痛苦。”这句话道出了不少学生的心声。有调查显示,67.9%的人承认自己在报考专业时是“盲目的”,71.2%受访者表示如可能想重择专业。于是,给自己一个机会,逃离本专业、本校、本省,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成为“跨考生”最直接的动机。

近日,一条“女大学生在宿舍边玩手机边带娃,并不时喂奶拍嗝”的视频引发网友关注。网友们对“娃娃”的真假、性能等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郝学娟 摄

“自讨苦吃”: “逃离”本专业成最直接动机

图为学生“抱娃”“哄娃”。郝学娟 摄

投资咨询公司量子国际(Quantum International Corp.)高级顾问约翰·布雷贝克(John Brebeck)说,接替张忠谋的两位联席首席执行官刘德音和魏哲家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正式进入10天倒计时,“跨考生”们将在今年12月21日至23日迎来笔试。能否顺利通过,是对其复习备考阶段决心和恒心的考验。

“婴儿只能通过啼哭来表达需求,无论是断断续续的啼哭、还是尖锐的啼哭都有其所代表的意义。”谭业文说,她现在已经可以根据“宝宝”的啼哭声判断出他们的需求,这让她可以更好地照顾真实宝宝。

专家表示,这些专业应用性强,与市场结合紧密,有着较好的就业前景和薪酬待遇,吸引了大量本科学生“跨考”,这也体现出这些专业的实用性。

他说,通过率先推出新的加工技术和高端设备,但又没有走得太快,同时还投资于研发,并给予顶级员工“最高的激励”,以促使他们“夜以继日地工作,努力达到门槛”,台积电已经实现了“高利润率”目标。

祝他们成功。(本报记者 王延斌)

据了解,这款高智能仿真娃娃主要面向早期教育专业学生教学使用,平时上课时,学生可以在实验室里对娃娃进行养护与照料,不上课时,也可以通过预约,带回宿舍去照料。

台积电在2019年12月初公布数据显示,去年前11个月的累计收入增长2.7%,达到新台币9666.7亿元(约合323.2亿美元)。到2020年,该公司新的增长动力可能将是5nm芯片,这些芯片将开始应用于苹果下一代iPhone和华为Mate系列手机。台积电的目标是在2022年推出3nm制程芯片。

记者12月2日在山东英才学院了解到,视频中出现的“娃娃”是该校学前教育专业课程上所需要的“学习工具”,他们称之为“仿真娃娃”。该娃娃重6斤4两,与初生婴儿体重相当,胳膊、腿、脖子都能动,还会做出哭闹、饥饿、打嗝、尿裤子等与真实婴儿同样的反应。

图为山东英才学院学前教育实验教学中心副主任郑雯在用仿真婴幼儿进行教学。郝学娟 摄

12月2日,记者在山东英才学院了解到,该校2015年建设了仿真婴幼儿实验室,并引进了31台仿真婴幼儿。郝学娟 摄

图2:台积电联席首席执行官魏哲家

喂奶、换尿不湿、哄哇入睡……这些本该是新手妈妈们做的事情,却在山东英才学院女生宿舍上演。郝学娟 摄

据山东英才学院学前教育实验教学中心副主任郑雯介绍,该校2015年建设了仿真婴幼儿实验室,并引进了31台仿真婴幼儿。仿真婴幼儿能够真实地模拟婴幼儿不同的啼哭声,在这个基础之上,学生可以通过辨析婴幼儿的啼哭声、给予宝宝适宜的照顾,让婴幼儿获得科学的保教。

他向记者表示,跨专业考研的同学很多是因为对本科所学专业兴趣度比较低的学生,所以原专业基础较弱。因为大部分同学是从大三开始准备考研,对于新的专业,需要对新专业大一和大二的专业基础课进行补课,对于启动较晚的同学时间也会比较紧张。不过,只要利用好大三和大四的备考时间认真准备专业课,希望还是很大的。

即使“跨考”江湖的水如此之深,仍有考生趋之若鹜,一组数据可以体现:每年有近百万人选择“跨考”,占考研总人数的60%,大部分名校研究生的外校录取人数超过了总人数的70%……

他所在的齐鲁工业大学是由齐鲁工业大学与山东省科学院合并组建,是中国地方科教融合改革的试点;同时,依托着山东省科学院计算所、激光所、能源所,齐鲁工业大学成立了网络空间安全学院、光电工程国际化学院、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三个科教融合新学院,在招生第一年便吸引了大量的省内外“跨考”者。

山东英才学院学前教育专业大三学生谭业文了解到可以使用“仿真娃娃”进行专业练习后,便产生了浓厚兴趣。她告诉记者,第一次遇到“宝宝”啼哭时,总是因为判断不准啼哭声所表示的需求而手忙脚乱,导致“宝宝”啼哭不止。

“因为大部分学生在高考志愿填报阶段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没有清晰的认知,所选的专业要么是爸爸妈妈帮选的,要么是亲戚朋友帮选的。当真正开始大学生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或者并不适应自己的专业,所以在考研的时候会考虑换专业。”谈到“跨考”理由,齐鲁工业大学数学学院书记刘泽东说到,这位曾经的齐鲁工业大学学生就业指导中心主任的话显然“直击‘跨考生’痛点”。